当前位置: 首页
> 权威发布 > 浙江天平

罗志美的家属,你们在哪里?被执行人来还钱了!|寻人启事
发布日期: 2019- 08- 24 16: 35 访问?#38382;?

法院的“执行难?#20445;?#36890;常指向的都是失信被执行人一方。但这一回,玉环市人民法院的执行干警王华鑫却碰上了“被执行人找不到申请人,来向法院寻求帮助”的故事。

一方是出狱后愿意尽力履行的被执行人,一方是寻找未果的申请执行人,为此,玉环法院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出了呼唤:“罗志美的家属,你们在哪里?被执行人来还钱了!”

寻人启事

罗志美家属(陈正香、罗顺贤、徐兴强、徐顺海、徐顺美、徐顺先、徐顺鸿),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人,如果你们本人或者其他知情人看到本条消息,请速与我们联系。

玉环市人民法院执行事务?#34892;?#30005;话:0576-80767371;王华鑫法官电话:0576-87257025。

01

一场8年前的意外

“?#38498;?#25105;赚到钱一定把赔偿款交上,能不能帮我把‘失信被执行人’取消掉……”

执行干警王华鑫看着这封从院长信箱中流转到自己手上的电子邮件,内心闪过“早知如此,当初又何必欠他人钱”的念头。

于是,他?#39029;?#20102;有关写信人张某的相关案卷。

原来,张某并非是故意欠钱不还,而是一场车祸将他送进了监狱,让其背上20余万元的赔偿金。

2011年,张某还是一个24岁的小伙子,他老家在贵州贵阳的一个山村,经老乡介绍来到玉环打工,在某托运站上班。

2011年3月的一个夜晚,该托运站接到了订单,需要去送货,张某便驾驶着一辆货车从玉环白岩驶向坎门,途径坎门工业园区,货车与同向骑自行车的罗志美发生了碰撞。

由于没有驾驶证件,张某感到十分害怕,便弃车逃离了现场。罗志美受伤,送医院抢救无效当场死亡。

当天晚上11点,张某在老板郑某的陪同下向交警大队投案并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。经交警大队认定,张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,罗志美负事故的次要责任。2011年7月,玉环法院以交通肇事罪?#20889;?#24352;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。

因为侥幸和无知导致的一场车祸,让年纪轻轻的张某进了监狱,人生留下了巨大污点。而被撞的罗志美当时也是30岁刚出头,她失去了生命,一家老小七口人的生活也陷入了窘?#22330;?/p>

02

“履行不能”的无奈

不久后,罗志美的7个家属将张?#22330;?#37073;某等5名相关责任人(单位)起诉至玉环法院,要求5名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被抚养人生活费等?#24067;?0万余元。

法院经审理查明,判定原告七人的各项损失为40万余元,除去保险公司应承担的费用,张?#22330;?#37073;某两人还需支付20余万元。

法院判决当年的11月,七名原告向玉环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要求郑?#22330;?#24352;某履行义务,给付执行款。

“当时是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,这案子就没法弄。?#34987;?#24518;起数年前接手的这个案子,执行干警郭干连声叹气。郑某去向不明、张某在监狱服刑,经查控,两人名下并没有任何车产、?#22350;?#27861;院扣划了张某在银行的所有存款,但也只有杯水车薪的1万元,案件走到了死胡同,只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,法院也把张?#22330;?#37073;某两人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。

03

重拾诚信的勇气

本以为该案的执行就要这样石沉大海了,没想到几天前,法院收到了张某的一封电子邮件,王华鑫迅速与其取得了联系。

“我2013年出狱之后,就回到了贵阳老家,一直在家务农,我两个孩子还小,母亲时常生病,真的没什么钱。”

“那你有没有意愿还钱?”

“有啊,我只要有钱,一定会履行,毕竟是我造成的事故。”

“那一年能还多少?”

听了王华鑫这句话,电话那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。过了好一会,张某回答道家里的确困难,经过计算,一年最多能还1.5万元,“我知道这个名单对自己的影响很大,我也想尽全力补偿对方,希望法官能帮忙联系一下。”

被执行人这边有了这样的明确意愿,对此王华鑫松了一口气,但接下来他却发现,申请执行人联系不上了,他们在起诉和执行过程中留下的所有号码,拨打过去之后都是空号,代理律师也表示无法联系到对方。

8年前一场意外的发生,打破了两个家庭的美满;8年后鼓起勇气的寻找,希望能够弥补罗志美家属失去至亲的痛苦。

他们可能回了云南老家,也可能找了一个地方重新开始。这次,张某选择不再逃避,不论结果如何,他都想亲口对他们说一句:“抱歉,请给我一个弥补你们的机会。”

如果你认识罗志美的家属

请告诉他们

我们在找他们!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本页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北极特务游戏